f2d5app227

正殿后厅里的三具尸骨,其中一具尸骨倒在了内门墙边。

几米外,另外两具尸骨交叠在一起。

一具手中拽着一柄利刃,捅进了对方的胸腔。

而另外一具的手则呈现出爪状,抓碎了对方的咽喉。

很显然,在死之前,这三人发生了激烈的打斗,最后落了个同归于尽的下场。

叶凡眉毛一挑,“有三具尸骨?看来对方当初不仅把王总逼入这里,还跟着一起下来了。”

潘雨烟剑眉皱起,低声道:“叶凡,三具尸骨的穿着打扮都一样,谁才是王总?”

“这还用问?”叶凡径直来到那两具交叠的尸骨前,把握着利刃的扯开丢到脑后,指着剩下那具尸骨的手爪道:“这是诡鹰的招式!”

王朝阳在逃跑的过程中,肯定换上了对手的服装混肴视听。

潘雨烟顿时了然,“那我们……”

“先收好王总的尸骨。”

叶凡在王朝阳身上找了一番,摸出一封信件。

花海纱裙秀出活力纯真的少女

这封信件完好如初,戳印也跟刚压上去似的。

叶凡有些诧异。

这个水下宫殿氧气充足,连人的尸骨都能彻底化解,可是物品居然一点损坏的迹象都没有!

“看看这封信,是不是咱们要找的名单。”叶凡来到另外两句尸骨前,把他们的衣服全给扒拉,骨头抛到角落。

随后将即将衣服平坦开来,把王朝阳的遗骨稍加整理,搁进去包好,捆在背后。

“王总,如果我和雨烟能活着出去,一定带回家!希望能保佑我们。”

叶凡侧着脑袋,低叹一声。

潘雨烟看完那封信,脸蛋上浮现起震惊之色:“叶凡,这封信应该……就是名单!”

“嗯,我看看。”叶凡拿过信纸,看了一遍,皱眉道:“居然涉及了这么多人?不仅有官面上的,还有不少家族和大集团……

看来,这些年肃吾家族和海翼集团,已经深深渗透到我们华夏了。”

“叶凡,我们要是可以出去的话,一定要把这封信带回去!如果不行,也不能让名单落入肃吾家族的手里!”

“尽量吧。”叶凡把信封收进口袋,和潘雨烟继续朝后厅走去。

宫殿恢弘庞大,但是只有前后三进的宫院。

前殿很明显是用来议事的,中殿分出几十个厢房。

叶凡和潘雨烟在厢房里走了一整圈,除了古时必备的器具用品,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的东西。

“不对劲!”叶凡眉关紧缩,“这里不可能只是这样!”

潘雨烟不明白叶凡的意思,低声问道:“叶凡,也许这里的武源秘境已经废弃了,没有宝贝也是正常呀!”

“不可能的。”

叶凡摇摇头,指着头顶的蕴气层,“能在海下五百米伫立数千年丝毫无损,连一点灰尘都没有,像是被废弃的秘境吗?这里一定有好东西!”

“叶凡,别激动,找不到宝贝也没关系,咱们再想其他办法。”

“时间不多了。”叶凡低叹一声:“不用一个小时,肃吾彩子就会带着大批的高阶忍者进入海底秘境,咱们要是坐以待毙,只有死路一条!”

“……”潘雨烟淡淡一笑,轻轻拉住叶凡的手,“死就死吧。能跟是一块儿,我认了!”

“这个傻女人!”叶凡翻了翻白眼,坚定的握紧拳头:“不到最后一步,我可不想死!雨烟,我一定要把带出去。”

潘雨烟嗤嗤一笑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异常平静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她已经把生死看淡了。

两人穿过中殿厢房,来到后殿院子。

这个院子不算大,还没一个篮球场宽。

不过院子里小桥池水,花木林立,生机勃勃。

叶凡心中愈发的诧异。

这里的花草长得很好,生气很重,甚至能影响到自己体内的气劲,使其活跃律动。

可是,为什么王朝阳他们三人死后,却变成了嶙峋白骨?

难道动物和植物,在这座宫殿里还有区别对待?

叶凡万分不解,穿过茂密从竹林花丛,来到一座三层小楼前。

一楼房沿上挂着一块金边蓝底的牌匾,三个金色大字分外瞩目。

“武宝阁?”叶凡轻声喃喃。

“叶凡,说宝贝会不会就在这里面?”潘雨烟顿时一喜。

“应该吧。”叶凡苦笑起来,“这座秘境的主人的思维模式,跟我们不太一样,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

不过既然来了,还是得进去看看。

叶凡推开一楼木门,只见里面上百平方米的空间了无一物。

“果然如此!”叶凡拍了拍额头,心中有些发凉。

自从那三字金文进入脑海之后,他也有超乎寻常武者的感知能力,对好东西和武者的气息特别敏感。

可是打进入海底秘境开始,除了那两张壁画,叶凡就再也感受不到这里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叶凡认定这座武源秘境即便是被废弃的,也依旧藏有好东西。

否则,几千年下来,宫殿早就被海水腐蚀干净了,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,如同初建一般?

“走,去二楼!”

叶凡暗自咬牙,拉着潘雨烟来到二楼。

可惜结果依旧让他失望。

“去三楼!”

叶凡不信邪,直奔三楼。

当两人一踏入三楼转角之时,顿时一股强劲的暗劲将他们冲下楼梯。

叶凡感觉到一股神秘的排斥力量汇入体内,与自己体内的气劲相互制约,就像是两个磁性相同的吸铁石一般。

“嗡!”

三楼入口,亮起一层光晕,比宫殿外的更加凝实。

“嗯?!”叶凡眼眸一亮,“第三层被蕴气层隔绝了,里面一定有好东西!”

“叶凡,我们怎么进去?”潘雨烟稍稍靠近,便感觉到一股极强的气势压迫。

此时两人一个重伤,一个境界太低,想要强行冲进去,不易于痴人说梦。

“让我想想。”

叶凡蹲在楼梯口,细细回忆着刚进宫殿的感受。

当时也有这种相互排斥的力量,只不过并不是特别明显。

“难道,这里的禁制和武者的气劲三观不合?”

叶凡摸着下巴,屏起体内的气劲,再度踏上前往三楼的阶梯。

“嗡!”

这一次,三楼入口再度亮起一层光晕,只不过没有刚才那么明显。

“噗通!”

叶凡连连后退,一个翻身跃回第二层。

他连忙将体内的排斥力量卸掉,调整内息,眼眸死死盯着三楼入口。

“有意思,有意思。”叶凡呵呵一笑,扭头对潘雨烟笑道:“雨烟,我知道怎么进去了。”

“真的?”潘雨烟顿时大喜。

她承认叶凡在武道方面聪明绝伦,只不过没想到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就参破那层光晕的奥秘。

“主要是我运气好!”叶凡笑了笑,“要不是因为重伤,体内气劲所剩无几,咱们也进不了秘境。

我以宫殿外的蕴气层做对比,自然能得到一些猜测。只不过,实践才是验证真理的唯一标准……”

说着,他猛地一拳挥出,将体内气劲尽数打了出去。

“噗!”

顿时,叶凡吐出一口鲜血。

鲜血一落地,立马渗入地面的石砖里。

叶凡双目晕眩,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。

潘雨烟见叶凡自残,吓了连忙上前扶住他,也没发现地面的鲜血了无影踪。

“叶凡,干什么?!”潘雨烟又气又急,“的伤势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,何必要这样?”

“如果我没猜错,想要进三楼,体内不容许有什么气劲。或者说,庞杂的气劲越少,气劲越是纯粹,才有资格进入三楼!”叶凡嘴角挂着鲜血,呵呵笑道。

“怎么知道?”潘雨烟不太明白,“这里的蕴气跟宫殿外的很像,只要我们不催动气劲,说不定就能进去了。”

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”叶凡摇摇头,“在进宫殿的时候,限制明显比这里松弛好几倍。

寻常武者想要进去,要么拥有绝对的实力,打破禁制,要么就像我一样,孑然一身!”

他对潘雨烟淡淡一笑,撑着扶手缓缓踏上阶梯。

“小心一点。”潘雨烟担忧的站在楼下,随时做好接应的准备。

叶凡缓步来到三楼入口,周身顿时感觉到一股轻微的排斥。

不过,这种排斥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他轻轻推开三楼木门,脸色顿时一变,随即泛起狂喜之色。

“叶凡,里面有什么?”潘雨烟连忙问道。

“一把剑,好漂亮的一把剑!雨烟,在这里等我,我去去就来!”

叶凡深深吸了一口气,大步走进三楼。

当叶凡跨进门内,入口再度浮现起一层光晕,强大的排斥之力向外而出,潘雨烟即便站在楼下,也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气劲的涌动。

“……一定要小心啊!”

潘雨烟分外担忧,却帮不了叶凡什么,只能站在楼下等候。

武宝阁三楼,终于出现了叶凡期待已久的宝贝。

只不过,宝贝只有一件,就是搁在中心位置的一柄宝剑!

叶凡来到三楼中心的长桌前,仔细看着宝剑的形态。

这柄宝剑,跟寻常的士子剑不太一样。

整柄宝剑大约一米五的长度,属于长剑级别,没有剑格和剑首。

剑柄和剑身无缝衔接,柄处是一对五指兽爪,有点类似鹰。

在五爪的下方,一面雕着一个“盘”字,另外一面则是“龙”字。

“盘龙宝剑!”

叶凡揉了揉鼻子,有些激动,想要上前握起来,却又怕出什么意外。

上古宝贝,哪里是那么好上手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