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版抖音富二代短视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长安城外,骑在马背上的都尉王行空,眼神唏嘘的看着这座巍峨依稀的巨型城池,仅仅在时隔不到一年多之后,他又重新回来了。耳边却是响起来了临行前,专门拜访了军中年纪最大的义军老前辈王重隐的情景,以及仿若历历在旁的嘱咐。

“难道真要救援关内么。。”

“为什么不救,这是王上的意思。。”

“其实说到底,不过是竭尽人事而听天命而已。。”

“难道觉得就靠这点人马和粮械,就能改变长安的局面么?还是如今黄王麾下那些人觉得尚有科为?”

“要知道,现今的大都督府内外,又不晓得有多少人,正巴不得关内的新朝与旧朝的西军、蜀军两败俱伤才好呢?”

“可这毕竟不过是个人之见而已,事事又哪有那么多尽如人意的?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?因此,王上自有大局上的考量和长远的通盘成算;”

“至少发兵救援的姿态是一定要做足了的。这既是争取旧日人心的大义所在,也要尽量避免长安方面过早一败涂地,不可收拾的可能性。。”

“最起码给长安城里的那些人一个希望所在,不至于随随便便就放弃了。只要长安能够坚拒的更加长久一些,开春之后督府所要面对的局势就更明朗(轻松)了。。”

“但是我辈行事的重点是什么?。首先是确保蓝田峪——大昌关一线的关塞要冲,必要的时候就连孤悬在外的蓝田县,都可以暂时放弃而退保关城;这才是日后得以克复关内的底线所在。。”

“其次,才是接应长安方面那些愿意撤下来的亲善人士及其眷属、扈从,暂且避祸南下一时;而输运前去的这些粮械物用,都不过是用来行事的遮掩手段而已。。”

气质美少女乌黑长发纯白毛衣碎花长裙私房写真图片

“再者,才是伺机侦刺敌情和长安的局面,如今局势危亡之下,城中想必一片纷乱,忠奸贤愚人心自然分明。。。。大都督府和王上都是宽大无量,还是愿意给他人一点机会的,就看彼辈识不识数了。。”

但不管怎么样,已经带着这支从商洛道紧急抽调出来的队伍,一路雪中跋涉安然到达了长安城下,王行空也多少可以松了一口气。他也多少明白这次督府指派自己前来的意义所在。

作为曾经黄王的枭卫出身,又参加过长安攻防战,在大齐新朝上下认识的人面也算是比较多了。一旦有什么事情,也能够招呼得到足够的人,至于其他更多的东西,他就不敢再想下去了。

眼见的宏伟高大明德门,及其正对着丹凤门——朱雀大街,足足五门道的门楼耸立在前。而城头上依旧立着赭黄色的大齐旗帜,只是在寒冷的空气中被冻结起来,而无法在风中飘荡抖擞了。

而在城墙上也依稀堆砌起来了一些防栅和挡箭棚,还有火光荡漾在晦暗的天色下,照耀出城堞背后所堆叠起来的石块和滚木,看起来也算是进行了一番专门的布置和修缮。

然而,当这支蜿蜒而行队伍靠近门楼下之后,城头上却是静悄悄的就没有什么反应。反倒是王行空派出的前哨在城下,发现了大片被往复践踏过又冻结起来的雪地痕迹和零星尸体,不由令他心中一凛断然下令道:

“吹号,原地收缩结阵,进入二级临阵状态。。”

随着在细碎风雪中,相继急促吹响起来的喇叭声;原本蜿蜒成长龙的队伍,也像是惊蛰雷声中骤然的巨蛇一般的,刹那间就凭空断成了许多节。然后队中士卒围绕着这些断开节点的核心,一辆辆满载物资和器械的大车,迅速排成一个个不怎么规整的小方阵来。

然后,这些端持着刀枪在外而火器在内的小方阵,又在各自敲响起来的鼓点声中,伴随和护送着内里车辆和牲畜缓缓的行动起来;却是从南向北的趋势逐段逐片,朝着城门楼下的方向收缩和就近靠拢起来。

转眼之间,就见若干个小方阵靠拢和汇合成一个中等的方阵;然后,两个相距最近的中等方阵在旗帜导引之下再度合拢之后,就变成了一个更的大防阵。然而这时候,远处的稀疏风雪中也传来零星的嘶喊和马鸣声,却是游曳在外围的哨骑小队已经开始接触和遭遇敌人了。

而距离门楼最近的几个大防阵,也已经停驻下来开始就地作业布防。随着寒风中成片挥动起来的铲子,大团雪块连同底下的泥土被一起翻卷起来,又拍实在新出现的壕沟边上。仅仅短短十几息光景之后,与浅浅壕沟高低落差有半身的墙垒已经大致完毕。

下一刻,成捆卷在木桩上的带刺铁丝,也在这些低矮的墙垒前相继钉落下来,而形成了数段看起来参差不齐,却是交错递进的拦截线。紧接着,一些已经被卸空的大车自内而外的推上前来,抵靠在壕沟和矮墙的边沿上,又向着左右伸展开经过强化的壁板,顿时俨然形成了第三道的防线和掩体。

这时候王行空所在的头阵,也在一架组装完毕的特殊望车上,就地升起了代表中军号令的多臂信号杆。远处接敌的哨骑队也相继零零星星退却了回来,而小部分的后队阵列,则是还在缓缓的向着城门方向靠拢。

然而紧随游骑之后隐隐约约的大队敌骑,已然在风雪中奔踏而至了。见到这一幕,已经站上了望车上的王行空,也暗自松下一口气来。一直没有现身而引而不发的敌人,才是最大威胁和心理压力所在。

反而是在见到了实际存在之后,全军上下的精神面貌倒是可以有所松弛和镇定下来了。毕竟太平军这些年南征北战交手过的敌人,可是形形色色的不知道凡几;就连先前惨烈的关内大战和长安攻防都打下来的惯战老卒,在队内亦是不乏其人。

然而战场上骤变横生,在长安城东南角延伸出来的曲江池苑方向,突然就响起来了大片进击的锣鼓号角和喊杀声;却是一支不明身份的兵马,籍着这风雪的掩护沿着城墙下全力攻杀而来,而其间埋头猛冲最先的步卒,甚至距离就地结阵的太平军外围也不过有百步了。

“竟然是马步配合的声东击西之计!敌军之中也有善谋计略的人么”

王行空不由大声感叹道:

然而站在王行空身边的一名校尉,却忍不住破口大骂到:

“该死的,难道城头上的守军都是死人么。。这都让人摸到了眼皮底下,就不晓得告警一二么!”

“说不定是拿城头守军,把我军与官狗算作一气来防备了。。”

另一名别将叹然到:

“稍安勿躁,稳住阵势,。”

王行空却是连声下令道:

“传令已经展开迎击之势的前阵不要乱动,后阵尚未靠拢的放开辎重,原地设防。”

“展开阵中的炮队,预先轰击远处马队。。”

就在他们的言语之间,那些来自东南向墙下的掩袭之敌,就已然汹汹然冲到了弓弩的射程之内,而抢先放射出一阵参差不齐的箭矢来。但因为寒冬天气之下弦臂冻结收缩,这一阵射程大为缩短的箭雨,大都射空钉落在了雪地上。

仅有少许顺风洒落在太平军的侧后横阵中,却也是力道不足的纷纷被举起的手牌或是厚实大袄下的缀钢片甲,帽盔上的铁圆边,给相继挡住、跳飞开来。他们就这么沉默而不为所动一般的森然肃立着;仿若就是一具具落满雪花的雕塑。

直到大队敌军逼近到三、四十步之内,才在密集如炒豆的烟火绽放中骤然动了起来。从城头上的高处俯瞰而下就可以清楚地看见,就像是一阵无形的疾风吹卷过素白的雪地,将那些冲在最先的敌兵,给接二连三的凭空掀翻、贯倒、扑滚在了雪地上,染开来星星点点的殷红颜色。。。

但是更多冒着雪花涌现而来的敌兵,却是踩着同袍的死尸和伤者的身体,毫不犹豫的前赴后继扑杀而至。仅仅在几个呼吸之间就迎头撞上了太平横队的最外围;却又纷纷一头栽翻、绊倒在地上,摔滚进壕沟理,仆倒在墙垒上,被几步之外队列中探出的长矛戳死,刺杀于当场。。。。

这时,后排阵中轮番装填好的多杆火铳,也接力一般相继递到了前三列手中,又变成抵加在肩膀和腋下、蹲踞之间,三排齐射的密集焰火纷纷;就像是人为制造出一阵铅幕弹雨的风潮一般,将那些手持刀矛闻声蹲伏下来的排头白兵,给让出来上半身射界给清理了一遍。。。。

又过了半响之后,这些散乱冲过雪地来的敌势,就像是拍在礁岩上的浪花一般,一轮又一轮的蓄势叠加起来,却被抵近的攒射和交错如林的刀矛戳刺砍劈之下,几乎是迎头粉碎开来;最终又在某种自内而外的无形力量反作用下,激扬、反弹着四散溃乱而去。

而远处奔走往来在风雪之中的敌骑,也终于放弃了观望和徘徊,纷纷策马冲刺上前;然后迎接他们却是在雪地之间接二连三炸开、溅起的雪块和外翻的泥土,以及在马上骤然迸裂开来的骑兵,或是连人带马变得支离破碎的残骸。。。。